自然景观作文400字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24/06/18 14:49:28
自然景观作文400字

自然景观作文400字
自然景观作文400字

自然景观作文400字
听雨
“下雨了 !”我惊叫着,刚才无精打采的我马上振作起来,望着窗外的雨,闭上眼睛,静静的感受这美妙的天籁.
雨“滴答,滴答”地下着,细细地下着.细细地听,便感受到它是在演奏着一首快乐和谐的曲子.那轻快的旋律真像音乐家在演奏,但声音更清脆.
总觉得听雨是一种浪漫,更是一种解脱.它能冲掉你脑子里的所有忧伤和烦恼,把你的灵魂带到另一个世界,一个无忧无虑的地方,让你享受一回.
雨越下越大,溅起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,溅到了我的心里.它仿佛在我心里产生一道亮光,照在大地上,这时,我才发觉大地上到处是一片新绿,充满了生机.
雨尽情地下着,它仿佛决定要冲刷掉地上所有的尖埃,把所有新鲜都从天国带下来,让人们溶于这个新鲜的天地.不知怎的,我心里总有一股莫名奇妙的感觉,那是一种难以捉摸的喜悦感,它随着雨仿佛有捉某种神奇的力量在不断地鼓励我,让我加倍感受到雨的亲切.我要把我所有美好的寄托都放在它的身上,我的脑子始终在思索着:雨是如此的晶莹纯净,难道是天上的神仙抛下一粒粒珍珠?但珍珠哪儿又比得上雨的温情,雨的亲切,雨和人之间的融洽呢?
好久,我才从这个雨的世界中苏醒过来,我突然发现整个人变得好轻松,这大慨是雨的神效吧!

美丽的泰宁

今年 十一黄金周,爸爸妈妈约了几家邻居和我们一起去泰宁玩.

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,我们坐在车上一边吃着香甜的零食,一边欣赏路边的美景. 。车窗外的风景在不断变换 ,田野、湖泊、山峦尽收眼底,远处蓝天白云,碧水青山 ,像一幅凌空展开的美丽的画卷。

我们穿山越岭,三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泰宁古城。一进古城我们就被街边的一群奇特的...

全部展开

美丽的泰宁

今年 十一黄金周,爸爸妈妈约了几家邻居和我们一起去泰宁玩.

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,我们坐在车上一边吃着香甜的零食,一边欣赏路边的美景. 。车窗外的风景在不断变换 ,田野、湖泊、山峦尽收眼底,远处蓝天白云,碧水青山 ,像一幅凌空展开的美丽的画卷。

我们穿山越岭,三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泰宁古城。一进古城我们就被街边的一群奇特的雕塑吸引住了,有将军骑战马、红军拉牛、红孩子站岗 ······我们来到大金湖,坐上了快艇。快艇开动后,山风拂面,格外凉爽。只见快艇后面水花溅起,形成几条银白色的长龙,漂亮极了。我情不自禁的把手伸到水面,飞溅的浪花打在手上,像无数颗珍珠砸在手心 ,疼疼的。这里红色的山,红色的石头 ,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丹霞。望着两岸湖光山色,那二重天、观猫岭、猫儿山顶等自然景观,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清晰,令人心旷神怡。

游完大金湖,我们来到上清溪划竹排。上清溪全长50多公里,其中开发竹排的地段长15公里,全程漂游约两个小时。上清溪深藏在群山幽谷之间,顺伐而下,溪流蜿蜒在山峦叠嶂之间,千回百转,山重水复,别有洞天。两岸人迹罕至,森林茂密,不时有奇花异草的暗香扑鼻而来,我们如同进入了人间仙境······

泰宁县旅游风景区的美景让我流连忘返,可是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还有几个景点没有去,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要重游泰宁,再次享受大自然的恩赐。


一,美在乡村 我的家乡在漳州的一个小县城,这里风景如画,美不胜收。你看,街道上车龙水马,热闹非凡,那是一种流动的美;公园里亭台楼阁,盆花争艳,那是一种精雕细琢的美;商场里货物齐全,顾客如云,那是一种繁华的美……但我认为最美的还是在乡村,那里青山绿水,花香鸟语,梯田层层,果树满坡,处处洋溢着一种生机勃勃的美,处处流露出一种自然的美。
田野里,美在那里跳舞!春天,田里禾苗绿油油。那翠绿的颜色,明亮地照耀着我们的眼睛,似乎每一片叶子上都有一个绿精灵在跳舞。转眼秋天了,田野里一片金黄,一阵微风吹来,层层梯田翻金浪,沉甸甸的稻穗摇摆着躯,仿佛一个个黄精灵在舞蹈。你看,农民伯伯的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。他们忙得不可开交,有的弯腰割稻子,有的踩着脱谷机,还有的载着满车金灿灿的谷子往家赶……欢乐的梦精灵在农民的心里跳起了丰收圆舞曲!
山林里,美在那里唱歌!茂密的树林里,一群群欢蹦乱跳的鸟儿正举行音乐会呢,它们叽叽喳喳,唱得多热闹啊!你听,被人们称为鸣禽冠军的画眉鸟小巧玲珑,它站在枝头欢快地昂首高鸣:“叮叮叮,叮叮叮,早晨时光多美好……”歌声婉转,让人心旷神怡!被人们称为绿色小天使的暗绿绣眉鸟妩媚多姿,毫不示弱,它一边在树梢上展翅飞翔,一边鸣唱着:“啦啦啦,啦啦啦,森林音乐会多美妙,大家快快来参加……”歌声优美悦耳,引人入胜。被人们称为超级歌星的百灵鸟,也毫不例外地加入这个音乐会,它是歌手如林的鸟儿王国的最佳独唱演员,也是这场音乐会的主角。它的歌声悠扬动听,扣人心弦,让其他所有的歌手自愧不如,把整个音乐引向高潮……林间的小河哗哗地流着,小朋友趟在清澈见底的河水打水仗,你泼我,我泼你,玩得多开心!淙淙的流水声、孩子们的嬉笑声、鸟儿的欢叫声交织在一起,奏成一支欢乐交响曲!
天空中,美在那里描绘,描出蓝蓝的天白白的云,描出七彩的虹桥,真的“赤橙黄绿青蓝紫,谁持彩练当空舞”……池塘里,美在那里诉说,一朵朵荷花穿着雪白的衣裳在阳光下翩翩起舞,蜻蜓飞过来,告诉它清晨飞行的快乐,小鱼在它们脚下游过,告诉它昨夜做的好梦……草坪上,美在那里游戏,小朋友们来到绿茵茵的草地上捉迷藏、采野花、捕蝴蝶,你追我赶,玩得多带劲!
学校里,美在那里驻留,宽敞明亮的教室里不时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和悠扬的歌声,同学们从小勤奋学习,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,立志将来为祖国做贡献,让祖国的明天更加辉煌……农民的家里,美在那里变魔术,低矮的土屋变成楼房幢幢,粗陋的桌椅变成豪华舒适的真皮沙发和一尘不染的玻璃茶桌,硬邦邦的木床变成了软绵绵的席梦思,还有那彩电冰箱洗衣机,那摩托电脑电话机……
啊!乡村,美丽而生机勃勃的乡村,我爱你,更爱我的家乡——蓬勃向上的漳州



天空之上 天空之下

2001年秋天我在西夏王陵。琥珀色的黄昏笼罩着无边无际的旷野,和一座不知名的土冢,还有我。
土冢高大如塔,但更像只哀伤而孤寂的马匹立在旷野,四面八方没有一棵树,一间房屋,不见一缕炊烟。风行向东,七里、七里、七里,才在贺兰山下突然停住。泣血的贺兰山,无言而庄重。我的背包里有两幅贺兰山岩画,是拓片,一只只奔跑的羊,和原始人的面孔,这张面孔抽离了写实的样式充满图腾般的神秘与崇拜。它打破了突然停顿的力量,让风回归。回到这座人迹罕至无人知晓的土冢脚下。
“就这样,我的生命/在最黑暗的时刻与你相逢/凄凉的一个王朝的背影/荒芜的没有子孙祭拜的金字塔。”我当时的记录。
是的,没有子孙祭拜。西夏王陵,没有子孙。史书的记载是:“西夏是公元十一世纪至十三世纪,以古代羌族的一支党项族为主体,包括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建立的封建割据政权。”最后西夏在强大的蒙古军队的打击下灭亡。最叫我萦绕于怀的,不仅仅是一个威振四方的王朝的灭亡,而是一个民族的被斩尽杀绝。1227年,成吉思汗之子率军杀进西夏都城中兴府,烧毁宫殿,刀起刀落之间,中兴府兵民全部被杀。与这之前的几次杀戮情形十分一致,“免者百无一二,白骨蔽野”。族中有幸存活者,也四处逃散以致于后来的世代迁徙,最终融入华夏各族之中。党项族――我国古代羌族的一支,从此消失。银川西郊,贺兰山东麓,在一大片开阔地里,这个王朝只留下了一座座土筑的陵墓,幅员五十平方公里内,西夏各代帝王的陵墓和皇亲贵戚陪葬墓星罗棋布。近千年前的一百九十年间,这些陵墓曾宏伟辉煌,张扬着一个王朝的气势和声威,这像烟花一样绚烂夺目,最终还是从夜空中落下,凝固成可以触摸的事物,并以土冢――这一最具有凭吊形态的方式出现。
我无数次一颗颗抚摸着土冢坚硬的土粒。我是异族人的子孙,在这远离帝王陵墓陵区最边缘处,砾石如铁,人烟罕至,是什么叫我穿州越省与你相遇?粗糙的泥土,细瘦苍白的手指,还有什么比这轻轻的碰触更令人疼楚?顺着耸入云霄的土冢,我仰起日间被太阳烤灸得发烫的脸,徐徐晚风中,我感到了巍峨。土冢身上均匀地分布着数十个洞穴,这些洞穴的形成跟风有关,跟蚀有关,跟岁月有关。一句话,土冢的木架为风和时间所蚀。一根根木头飞走了,给土冢留下一只只眼睛。

那么这些
是谁的
眼睛,
眼睛和
愿望的舞蹈
纳贡的舞蹈?

我该怎样告诉你,我多么爱休斯这沉郁又优美的诗句。
这些眼睛放射出巨大的虚无,这虚无足以将一个人推向绝望。死亡的蝙蝠飞走了,时间的蝙蝠飞走了,故土与异乡的蝙蝠飞走了,那些话题太巨大,我不能去想。一个王朝,一个民族,辉煌的岁月,盛大的节日,全部消失得无踪无影,那么有谁能够将一粒草芥般的生命握在手里?将爱情和命运握在手里?在没有神的日子里,一切都没有可逆性,生命甚至不比风更忠诚。风会回来,一年一度,吹绿江南。在没有神的日子里,我不相信救赎。“姐姐,今夜我不关心人类,我只想你”,这就是海子,想想都叫人心痛。一个朋友曾再三地跟我说,你说海子,他怎么能够活下去。海子在他的遗言中声明“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”,那么跟谁有关?“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/悲痛时握不住一颗眼泪”。
这个秋天,在我的生命里撕开了伤口。十几年来养成的习惯,让我再次跑到西部,让大漠和荒野的风卷起一个失魂落魄的身躯,如鸟飞翔。其实活下去不是没有办法,十余年前,在北大校园的网球场旁,一个男生叫着我的名字告诉我,你要再俗一点,再俗一点。天空之下,他冲着我微笑,这样一个不藏心机的人,一瞬间叫我看清了我的“痛脚”。其实,我完全有能力对付俗世生活,只是我常常不知道,我的心在哪里。我常常将我的心放低,比草更低。简单的一个事例:在办公楼前走过,我会再三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跟迎面而来的人打招呼,别忘了跟他说句话,我心里这样说。但我还是不可避免地跟人家擦肩而过,仿佛路太长,仿佛所有的准备都坚持不了十步,都气若游丝,我的心从而得到挣脱,不觉间飞离了身体,我却不知道它飞到了哪里。
世间上有些人,是懂得告诫的。大学时一个同窗挚友,她常常大声对自己说话,她说,鲁讯说过,人是不可能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的。这种告诫的背后,是对自己无比澄彻而清明的了解,她知道她的双脚很难踏踏实实地踩在这地球上,因此告诫十分令人疼痛。就像海子,“姐姐,今夜我不关心人类,我只想你”,其实他知道,就算是今夜,人类也没有与他有过须臾的分离;他要自己从今以后劈材,喂马,只过问粮食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他的告诫又怎能不带有伤入骨髓的疼痛?这种疼痛如此巨大,虚无已不在话下,由此海子,他怎么能够活下去呢。我要将我的心放低,比草更低。这种告诫,在天空之上,在天空之下。
我无法跟人解释,我的心在哪里。除了诗歌,再没有任何什么,可以让心开口说话。但谁又关心诗歌?这世上,与诗歌无缘的人,数不胜数。而诗歌的引领,有时甚至叫我害怕落到地上,眼前真实的事物,有时看起来有种狰狞的面目,有时人性该有多么地泥泞,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它们。我甚至一直害怕去给女儿开家长会,怕我不熟悉的人,不熟悉的气息;后来我学会了些很搞笑的话语,有时不肯服输地跟人贫嘴,这样地虚张声势,掩盖我内心的胆怯。多数时候,就连我自己也无法知道,我到底在惧怕些什么。
其实,我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。在这样一个充满伤痛的秋天里,在茫茫的戈壁,我从一遍遍的回忆中嗅到了尘世唯独给予我的芳香。童年时我第一次睁大眼睛见到的雪夜,一个宁静沉寂的雪夜,远处浸润着昏黄而温暖的灯光,母亲攥住我的手,一言不发地拉着我在雪地走;她的沉默给了我空间,给了我未来,使我在之后的岁月里经常陷入一种似曾相识的寻找中。我也俗不可耐地追星,不可救药地喜欢上陈凯歌和陈道明,YQ说这是两个不相干的人啊。想想也是啊,我能够说,我喜欢陈凯歌身上弥漫的诗人气质,我想很少有谁像他这样能够记住细节,并有能力让这些细节在你的生命里撞出泪水和感动,他是纯粹的天空之上天空之下的人;但是陈道明,我不知道他是什么,他太深,我喜欢他,就是因为这一点:我不知道他是什么。我的初恋男友就是这样,我一直不知道他是什么。十余年后同学会,我们分手后第一次见面,我还是这样的感觉。他坐在我的对面,两指间夹着根香烟。那是只神经质的手,手指纤长,指节柔和,那手里面,流动着我所不知道的血液,带着河流的狂野和忧伤,带着隐秘的激情,掠过我的心底。我不知道,是什么导致了我内心充满了惧怕。女儿的第一次家长会,叫我怕得要死,我却没有能力来解释这种怕,只好说了声,我不去。YQ不要求我多说些什么,他只是拍了拍我的头,出门给女儿开会去了。我怎么能够忘记?我怎么能说我跟俗世的生活无关?天空之下,就是大地。我是大地的孩子,我一直在承受着大地的恩泽。
黄昏遁去,黑夜垂下它巨大的羽翼,静无声息地四处盘踞。土冢也无声地消失。我喜欢黑夜,喜欢舒服地伸展开我的四肢,这个姿态告诉我,黑夜来临的时候,我才是我,我才嗅到安宁的气息,才听到我一声凄长的嚎叫,我的面孔才发出光泽,眼睛才露出哀愁――我是一匹属于黑暗的狼。黑暗将神明唤回到眼前,救赎随之而来。一切都在巨大的黑暗中寂静地燃烧,我在巨大黑暗中寂静地燃烧。寂静,燃烧。在那一刻,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我自己。
但是你该看到,我空手而来,没有证据。
我多么想躺下来,变成黑暗。
夜凉如水。一只不知名的小虫,正声声鸣叫……

收起

有一个女的在晚上被人杀死 他的灵魂告诉我 谁要是不传下去就杀他全家